caputwen

夜风

#基友退坑我半夜发什么神经系列
#楚留香ooc总部
#少暗少,本文偏向暗少(吧应该
#少林确实在少林寺,不在鸡鸣寺
#暗香只是借景(物)抒情
#短小!!!

ps:
好久没玩了写错了的话欢迎来打(你滚
本来没想写成这个走向的……甚至没想写成少暗少……(别打我
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可能这就是缘分吧hhhh

以下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正文



        “叮铃、叮铃……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漫天漆黑的云墨铺在卷底,凉风将浓夜吹起无形的波澜。清冷的银光镀在鸡鸣塔起伏的飞檐上,细致地勾勒出层层叠起的瓦片坑洼不平的边边角角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夏夜的风,竟然也有点冷呢……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低微的声音轻飘飘地落在塔顶上,随即又被风吹散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叮铃、叮铃……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塔顶又一阵风吹过,塔尖底座上凹处昨夜的积水皱起细碎的波纹,倒映出高指黑云的金尖上一道亮光。风过那亮光也跟着摇动,更加清脆的“叮铃”声接连飘散开来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一声轻缓的叹息参杂进了风与铃中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此声虽然清脆……在这样的深夜里,也只是刺耳啊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窸窸窣窣的声响渐起,随着瓦片相碰的脆响、草垫落在石瓦上的脚步声逐渐靠近过来。短暂的安静,紧接着一连串的“叮铃”后,那串方才在夜风中响得无忧无虑的银铃已被人拈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 手的主人在悄无声息地使了个轻功从塔尖摘下银铃后,便一直站在原地,紧皱着眉头,骨节分明的手将那银铃攥的紧紧的。铃在手掌中发出闷响,那握铃的手,分明在颤抖。夜风在此时骤然吹得猛了一些,为事而凝神的男子因这突然的凉气受了个寒战,暂时中断了的思考。

        男子愣了愣,终是又轻叹声气,苦笑着拉了拉敞着大口的衣领,言语中意味不明道:“……风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抬起头,目光恍惚着飘落塔后笼罩在夜色中的寺院。月色半明半暗,院中只有佛龛前点着香火,明黄的灯笼迟缓地在夜中摇曳。男子面朝这满目清寡的暗处,背后金陵街头的灯火闪烁在他潮湿的衣角,映着城中飘出的孔明灯,光彩流转,却无法越过明暗的交界。男子手上再次用力,青色已然泛上了骨尖。

        银铃“啪”的一声四分五裂。





没啦。

帅气潇洒恣意妄为傲雪凌霜一身正气永不还钱的华山师兄
债是什么!钱是什么!我不知道!这就是华山的风骨!哈哈哈哈!
转头:嘿嘿嘿有酒么道长

偷偷私心tag(被打

萌新颤巍巍地交党费
武华真好
华山太可爱了我感觉我已经在向all华转变了(不要脸地